读文学欢迎你
 

名侦探柯南续新兰文 名侦探柯南续[2016-06-05 23:01:21]

名侦探柯南续

第十六章

在巴黎机场。飞机稳稳地降落,一行人扛着大包小包下飞机。好吧,再也没有把执行任务变成群体旅游这么郁闷的事了。接机的是个女孩,和新玥相仿的年龄,紫发如瀑,清秀的五官,不知怎的却给人一种懒散的感觉。“银落,好久不见!”新玥微笑道,手里的行李毫不客气地扔了过去,“准确地说应该是三年两个月零五天,时分秒还用加上么?”“喂喂,你这家伙还是一点没变,这么不客气。”银落说是说,但还是轻松地接住了行李,看向旁边的人,“你们好,我叫月岛银落,请多指教。”“请多指教。”大家齐声回答。“说起来你还真是好久都没来巴黎了呢。”银落率先扛着行李大步走开。大家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兰和青子、和叶都在感慨巴黎的繁华与时尚。“压根没这美国时间,如果不是有任务,谁愿意天天往这跑啊!”新玥感慨着,警惕地回首望了望身后。

“话说回来,boss这回的命令……”银落说到一半也停了下来,谨慎地回头看看,“待会再说吧。”她单手插在口袋里,脸上依旧挂着懒洋洋的笑意。但新玥相信她的一只手已经握住了枪柄。

时刻不能放松警惕。这是作为fbi探员的最基本要求,也是fbi守则的第一条。想要在充满杀戮的战场上活下来,警惕性是必需的。银落懒虽懒矣,但她是分外守则的。这就是为什么新玥相信她的原因。fbi守则第二条,如果你想活下来,那么不要让你的武器远离你伸手就可以够得到的地方。

“不过你现在的桃花运倒是越来越旺了,嗯?”银落挑挑眉,隐晦地再次往身后瞥了一眼,颇具暗示性。“你脑袋被门夹了才得出这样荒谬的推理吧?”新玥很不留情地开口损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已经把他们的资料发给你了。服部有和叶了,黑羽有青子了,白马君……”她呛了一下,“柯南年龄还很小。”她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哥哥。由于还有兰姐等人在这儿,所以大家都不能直接挑明。“无论如何,我不会改变我的观点。”银落在一座五星级的酒店边停了下来。

“就住这儿吧,怎么样?”新玥扭头询问大家的意见。其实说实话,也没什么可选择的余地,她暗暗吐槽。“可是……不能再让你破费了吧。”青子,兰,和叶,不知情的几个都有些腼腆。毕竟对她们找的借口是新玥要去旅游,找几个人当旅伴。“走啦走啦。”银落不耐烦地将一行人推进去,直接走到服务台那儿。

“要八个房间,分开的。”她顺手递过去一张vip卡,接过来一大把钥匙。“女士们的房间在一楼,喏,就是那边。”银落指了路,又递上钥匙。“柯南,要听哥哥们的话啊。”兰又不放心地嘱咐了柯南一句。

“哥,你可真是……”新玥待她们走远后才扑哧地笑了一声。几个人一起走向一楼大厅边较隐晦的一个贴着‘机械维修‘的电梯。“我先?”新玥看了一眼银落,得到对方的允许后伸手摘下了胸前一个一直带着的刻着个f的小小的徽章,放进了电梯旁一个装着小小f的插口。“说实话,我真的不喜欢这种方式,感觉像做间谍。”

“我也是。”银落简短地回答。徽章被轻巧的吞下,又再一次的出来。新玥再次把它小心翼翼地别在衣领下面,轻声嘟哝了一句:“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一样。”电梯应声而开。“一次三人。”银落补充了一句。白马抬脚走进电梯,于是黑羽和服部都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柯南走了进去。这很好理解,毕竟服部和白马互相看不顺眼,黑羽更是相当排斥这个老对手。出了电梯,新玥又拉着两人进了另一个电梯。由于电梯里只有一个警报按钮,所以他们甚至不清楚点提示向上还是向下的。“这是分部?”白马好奇地问了一句。毕竟拿酒店当做fbi的分部实在是……

“不,可以算是……体育馆。”新玥扶额,带着两人走进一个却是形似体育馆的大厅。

“你们会射击不?”这一回发问的是刚刚赶来的银落等人,其实问的只有服部,新玥随意地想。哥哥么,爸爸早就教他了。对于全才型的白马来说,这也不是问题。啥,你说黑羽?他早就把魔术手枪玩的风生水起了。大家纷纷点头,银落和新玥的眼神撞在一起,同样的不解和质疑。这次行动绝对有问题。新玥头疼地想着。组织的总部在日本,以摧毁的分部在美国,按说这都和法国扯不上关系。可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刻,他们一大群人来到这儿来训练纯粹是找事。她甚至不敢想像后果。刚刚她和银落都已经确认过,有人跟踪,但不是组织的人。看来是fbi派来保护他们的了。可为什么明知危险还要他们来这里呢?这就说明fbi要有大动作。再次和银落对视片刻,新玥叹了口气,“算了,这件事先不追究了。反正那个老疯子的计划一次都没正常过。”听明白了老疯子指的是谁的银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新玥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这个问题我们回来再讨论吧,我有必要联系一下日本的侦察员了。”她带着疑问的看了银落一眼,而银落则小幅度地点头。“那么,银落,表面的功夫还是要做到位的。他们的特训就交给你了。”新玥笑眯眯地挥挥手,潇洒地走开,等银落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喂!该死的,你给我回来!”

第十七章

新玥把训练扔给了银落,她倒是够狠,连堂堂的怪盗基德也受不了了。黑羽扣完最后一次扳机,毫不吝惜地将手中的枪扔得远远的,瘫倒在地上。

“喂喂,怪盗基德先生也这么不顾形象吗?”服部站在一边,脸上是罕见的,充满着算计意味的幸灾乐祸的笑。“你的训练还没有完成吧。”柯南平淡地说了一句,摘下眼镜擦拭脸上的汗。

黑羽依旧躺在地上没起来,衣服被汗湿得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似的。他直接用眼神表示了对服部的鄙视:形象?我要那玩意干什么?保住命才最要紧!“起来,你还有两百次射击没有完成。”随着不带任何感□彩的声音,银落出场。

“大姐,我求求你饶了我吧!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何必太较真!”黑羽哀怨地诉着苦,漂亮的眼睛里都快流下泪了。若是一般的花痴女估计早就被撂倒了。但可惜银落不是他通常见的花痴女生,丝毫不为之所动。“往前走往左拐坐电梯,飞机场里这儿不过几百米远,慢走不送。”黑羽只剩叹气了,而柯南看着他,眼中带着怜悯,自己当年也是这么在老爸手下熬过来的啊!“你们不好奇吗?白马到现在还没回来。”服部笑嘻嘻地说道。

“服部,我发现自从出来了以后你越来越没事找事了。”柯南用手推推眼镜,一脸老成的样子。黑羽的前车之鉴他不是没看到,所以只是小小地警告服部一下,算是尽到责任与义务了。黑羽勾起一摸八卦的奸笑,“比起这个,我更关心的是那俩人的进展。他们一个迟钝一个冷静,要想有点突破性进展还真不容易呢。”柯南一脸莫名,“你说谁啊?”黑羽默默地叹气,“当然是你妹妹和白马咯。”服部唯恐天下不乱,立刻添油加醋地把事捅到柯南那。停停停,谁说服部迟钝来着?对于别人的事,他可比谁都敏感。“小玥和白马?”好吧,柯南这回是真的濒临无语了。银落沉默,他们应该庆幸现在新玥和白马都不在吧。站得离那几人更远些,即使被抓个正着也与自己无关,真的。

“你们说什么呢?还提到我了。”新玥莫名其妙地推门而入,白马紧随其后,晓得有几分神秘,几分威胁。于是柯南的冷汗刷一下就下来了,他非常以及极其的庆幸小玥啥都没听见,否则自己的下场就很难说了。为了引开话题,银落于是说到:“好不容易见你一次,咱们来比比射击吧!”新玥打了个哈欠,觉得索然无味,“咱们不是都比过那么多回了吗。”然而银落却一副穷追不舍的架势,“就是因为那些都比过了才要再重新比啊!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输的!”但是银落同志,你拿比了七十回输了六十九回的战绩真的很难令人信服……

新玥哈欠连连,很是无奈,毕竟重复的一句话她已经听了六十多回了。可是不比也不行,因为如果银落女王生气了的战斗力……破坏可不小。两把枪同时端了起来,握枪的手腕、臂一动不动,宛如被钢浇筑一般。这是练射击的基本功,毕竟在战场上面临这种情况,你的手要是抖了的话——无异于是找死。这边的枪砰砰砰砰响个不停,那边的一群人乐得偷懒,看得无聊。此时黑羽的优势就激发出来:他顺手变了一摞扑克,三个侦探外加一个怪盗在一起打扑克。于是这边的比赛结束了,另一边的牌局也结束了。

“服部,掏钱。”柯南非常简练地开口。

“服部平次,把钱拿出来!”黑羽直接用抢的方式了。

“服部君,赖账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哟。”白马的循循善诱式。于是服部泪流满面了。“为什么又是你赢!”于是银落也怒了。新玥无辜地摊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真的真的是无辜的。”“哎~”银落幽幽地叹气,“也难怪自从赤井死后,你就成了fbi的神枪手,也替代了他成为了一枪可以射中敌人中心的银色子弹……”她看到新玥难看的脸色,连忙收口,“抱歉抱歉!”看到新玥脸色苍白的出门,要债中和被要债的几个人也愣住了,纷纷问道,“她怎么了?”银落泄了气,闷闷地开口:“这回是我没注意啦,居然在她面前提赤井秀一,明显是找事么!”服部这个马大哈也难得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不能提到赤井秀一?”这一次回答的是柯南:“因为赤井是她的射击导师,也是在fbi中……她唯一认可和完全信任的人。”待新玥回来后银落赶紧道歉:“抱歉啊新玥,我真的不是故意揭你的伤口……”

新玥倒似乎没什么了,摇摇手,“没事,反倒是你,他们的训练怎样了?”看见沉默不语的银落和脸色刹变的大家,她也猜出了个□不离十,“算了吧,反正不过是演演戏,boss肯定不会让我们亲自冒险。调我们来的目的顶多是……调虎离山。”银落似乎已经料到了,“反正你们也是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就带你们出去玩玩吧……其实你是早就料到了才会看那个旅游手册吧!”她不爽地看着新玥补充了后半句。新玥笑而不答,“我想这群男孩子们都是绅士,所以,还是去征求一下女孩子们的想法吧。”

第十八章

在巴黎旅游要去哪里?对于正常人来说,这是一个基本等同废话的问题,但是对于这群不正常的非人类来说,就成了一个值得纠结的问题。“那还不简单,想要享受贵族生活就去凡尔赛宫;想要购物就去春天百货商场;要是都不想去就干脆直接去巴黎圣母院结婚。怎么样,虽然异国籍结婚是要去大使馆的,你们要不要去?”新玥懒洋洋地回答,身体靠在软绵绵的躺椅上,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察觉到不对劲的气氛,她赶紧放弃,“算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按说她说的也是相当有道理的,这三个都是知名的景点,但对于这几个人来说……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凡尔赛宫首先被排除了。因为大家基本都属于中上层阶级,平时在家就能享受贵族生活,所以凡赛尔宫被忽略掉。对于春天百货商场,小兰、和叶、青子还是很想去见识一下的,而以柯南为首的一帮男性同胞们坚决抗议。当然,绅士的白马除外。最后在新玥和银落的帮助下力排众议排除掉了春天百货商场。巴黎圣母院更不用说,按照国际管理这几个娃都还未成年……出乎意料,这个看似很难实则还是很难的问题被三个女生讨论简单的几分钟就同意结果解决了。“巴黎迪士尼游乐园!”如此的异口同声,一语定中,另几位少年无话可说。

还能说什么呢?柯南最简单,根本没有话语权,就算有,小兰的实力放在那儿,一拳头过去就搞定了。服部和和叶自是吵吵闹闹的,可是和叶懂合气道,服部虽会剑道却对一根女生下不了手,两人就算掐起来也得个几日几夜分出胜负。黑羽更是见不得青子不高兴,就算再不情愿,一条鱼扔过去就摆平了。

白马不用说了,他是最绅士的一个,对于女孩们的意见无条件接受。所以,一大群人就被迫前往迪士尼乐园。“日本的没玩够,还有来玩法国的……”服部终是忍不住,抱怨了几句。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和叶并未生气,相反,她倒是笑得灿烂,尽管笑里藏刀,“平次啊,你说什么呢?……”未及话说完,一个拳头随风而至,服部堪堪闪开。“你这个女人,想谋杀吗!”服部怒吼道,于是两人再次呛起来。“我没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已经被这群人折腾得够呛的银落自我催眠着,新玥则是直接带上了耳机听音乐。柯南则是反复在心中念叨着:幸好小兰很温柔,不暴力……

小兰和青子一路上都在感慨巴黎的浪漫、时尚,而黑羽则泼了一盆冷水:“什么时尚啊浪漫啊什么的,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跟东京没多大区别么。”柯南也在一边‘嗯嗯’的点头。“柯南!”/“快斗!”于是两位强悍的女性爆发了。柯南和黑羽在车子不大的空间里四处躲避着。开车的银落和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新玥到像是看好戏的。“看来这就是所谓的人品问题了。”白马像是感慨一般说了一句,闪到一边。这回换成了新玥连连附和。“白马探!”于是情况再次混乱。“哇,好漂亮啊!”再看到游乐园后,几个女孩子都忍不住大声赞叹。银落闪到一边,她早就见惯了。而新玥也没有说话,因为她对游乐园实在是不感兴趣。

“有个女孩到游乐园去玩,她想坐旋转木马,但又怕弄脏她的裙子,她站在旋转木马前踌躇。这时一个男孩走上前来,问她为什么不去坐,女孩把原因告诉男孩,男孩脱下自己的外套放在一个木马上,让女孩坐在上面。女孩幸福地坐在木马上,男孩知足地看着女孩。后来男孩和女孩就幸福地在一起了。”在人群中,和叶看着旋转木马虔诚地说道。新玥嘴角抽抽地笑了起来,真厉害,连在这种人山人海的气氛中也能浪漫起来。不光是她,连小兰和青子也都是一脸虔诚的样子。“拜托,那都是骗人的玩意啦!”服部第一个叫起不满来。

“是啊。”同是侦探的新玥立刻响应道,“每天都有这么多人坐,你们绝对不用去担心衣服被弄脏。”和叶不满地谴责道:“平次也就罢了,小玥你怎么也是这样?”小兰静静地笑着,憔悴的脸色令人心疼。“是啊,新一也是呢。是不是侦探都这么……”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柯南握住了她的手。小小的,却努力地包住她的手,带着温暖。

“小兰姐姐我们去做旋转木马吧!”柯南牵着小兰径直向木马走去。

服部撇了撇眼,“笨蛋,这一次我就勉强陪你坐一坐,丢死人了!”“平次,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勉强!”和叶依依不饶地追问着。黑羽自然也满面通红地牵着青子坐上了旋转木马。白马保持着良好地风度问银落和新玥,“两位,要坐吗?”两人摇头表示拒绝,白马便知趣地退到一边。新玥默默地看着小兰姐逗弄着脸红得像个大苹果的哥哥,轻笑,自己可没有说过自己对传说不了解啊。童话也许总有结束的一天,然而,却阻挡不了人们对童话的渴望。例如,旋转木马的天堂。

浙江绍兴绍兴县绍兴县齐贤镇中学初二:徐静芳

名侦探柯南续相关内容:搞笑版望庐山瀑布

日照香炉生紫烟,李白来到厕所间。飞流直下三坨屎,一摸裤裆没带纸。日照香炉生紫烟,李白来到烤鸭店。口水直流三千尺,一摸包包没得钱。初二:mr123帅锅...

孤单的天鹅也可以很美(二)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家的,她的脑海里都是满满的失败,她甚至也想好了从此就在芭蕾舞界消失,因为这次的失败,无法挽回。她一边想着,泪一直在掉。忽然间,她想起了那个唯一看到她的脸庞而没有走的人,心里一股暖流。

童话

童话故事汤姆和公主身后的宫殿和田庄在茂密的树林中渐渐隐去,直到看不见,大拇指汤姆才回过头,兴奋地朝海边跑去。尽管国王不允许汤姆靠近大海,可小汤姆顾不了这些,他渴望到大海去,那里的太阳照得多暖和,海鸥唱得多好听呀。

马小跳新编

马小跳新编马小跳!下课去秦老师办公室!唉!路曼曼又举报我了,又不能回家看哆啦a梦了。下课铃响了,我第一个奔出教室,争取早点开完批斗会回家,咦,秦老师怎么不在,突然,眼睛一亮《骑轮箱来的蜜儿》!

雨季

雨季14岁,当成年人回忆起来是个快乐的时光。当小学生憧憬起来是个期待的日子。而正处于14岁的我们是个雨季。14岁,正处于青春期的我们。是个痛苦的时光。陪伴我们的大多是失败与挫折很少有成功。

武神关羽败走麦城

当年武圣关羽以一抵百的超强能力,用了五天的时间把荆州这一地带全部占领,孙武很是生气决定用偷袭的方法抢回阵地,正所谓兵不厌诈也。这时关羽正不知情玩着《三国风云》,孙权等人假扮成买手机壳的商人已经混进城里了。

考试,学生版寂寞暴走

这里的考试叫做从不及格每次都徘徊在五十八九翻开书想看看错在哪了却一道题都不会做你说的答卷并不是答卷我们的考生可都是瞎蒙补考的时间都快到了wu~oh~原卷我还没全会做我站在考试的入口搜集我卷子上不会的漏洞赤裸裸的分数一目了然的红...

落寞的你,孤寂的心——改自《使至塞上》

细沙缓缓的流,只留下一行脚印,只留下一曲凄凉悲歌,只留下一曲痛心的风脚印前,一只年老的骆驼慢慢的走,颈前驼铃叮当。那歌从驼背上传来。王维怔怔的坐着,身后只是那寥寥数人。

查看更多>>初二续写改写作文
手机网址

手机站/ 版权合作/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精彩标签/

免责声明: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商务合作:QQ:8713198

Copyright © 2011-2012 duwenxue.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