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文学欢迎你
 
首页  其他  其他

西安戏曲研究院11·28特大凶杀案 西安杀人案[2016-10-13 15:43:04]

西安戏曲研究院11·28特大凶杀案

西安戏曲研究院11·28特大凶杀案

血,流淌在装修得颇为典雅的木地板上;血,漫渗在质地考究的绿色地毯上;血,浸染在铺满锦锻的席梦思床上;血,飞溅在墙壁上的一条条画屏上……卧室、客厅、画室均躺着尸体,一幅幅儒雅的书画长屏与腥红的血色组成了不协调的惨烈镜头。——西安省戏曲研究院艺术研究室副主任、著名画家秦惠浪连同妻子秦春梅、女儿秦虹、女儿的未婚夫王涛四口人均被杀害于西安市文艺路戏曲研究院l号楼他们的居室中。年龄最大的秦惠浪49岁,艺术生命正是如日中天之际;年龄最小的秦虹22岁,青春少女蓓蕾初绽的年华。
何时作案?
何人所为?
为何要杀害他们?
……

两姑娘找老板找出了大案

位于西安市繁华地段的骡马市,历来是热闹的商贸集散地。过去交易骡马牲畜,现在是营销服装的黄金市场,骡马市中段北侧的“福乐尔”服装精品商店是秦虹和王涛经营的商店。1994年11月25日下午,商店雇员樊小燕和谭娜两姑娘眼看日近黄昏,仍不见老板王涛来。秦虹前一天说好去广州进货,王涛今天无论如何是应该来守店的,等人不来,打电话又没人接,出什么事了?头天晚上7点,谭娜去了秦虹家,秦虹为她开的门,她交了当天的营业款,秦虹叮嘱“我走了,你看着卖”。王涛牙痛,还问她是否能看出一侧下颌肿大了。寒暄几句,她就告辞了。一切都好好的嘛。
26号,王涛还没有来,两姑娘隔一会向秦虹家打一次电话,一直没人接。傍晚关门后,两姑娘匆匆赶到了戏曲研究院秦惠浪家的门前,按门铃、敲门、踢门喊叫,屋内毫无反应,问附近住的邻居,均说这两天没有见到秦惠浪一家人。按常规,秦虹到广州后的电话也早该来了,可一直没有来。第二天,两姑娘赶忙赶到北郊王涛的家中,告诉王涛的哥哥和妈妈“王涛失踪了”。王涛的妈妈埋怨她俩冒冒失失说出这么不吉利的话来,但心里也是不踏实,赶忙和老伴、大儿子出去寻找,找到28号下午,仍然无一点消息,便急慌慌来到戏曲研究院保卫科,叙说了儿子及秦惠浪一家人的反常情况。保卫科长张志翔赶忙向秦惠浪的邻居了解情况。
秦惠浪居住在5楼。4楼的一位职工回忆说:“25号半夜,楼上一女人的尖叫声把我吓醒了,我坐起来,又听见好像什么东西倒地的响声,又听见一阵脚步声,再下来就什么也听不见了。我睡下还埋怨老秦,怎么半夜打娃哩。”张志翔将情况向副院长蔡荣贤作了汇报,协商后赶忙又与文艺路派出所取得联系。派出所答复先不要破门,想办法从窗户看看。说的也对,秦惠浪刚装修过的门窗焕然一新,说不准带了全家人出去兜几天风也未尝不可,画家们都有这样的雅兴么。从窗户上怎么看呢?秦惠浪的房子是这幢楼的最高层,又靠最西边,唯一能接近的门用白亮亮的铁皮密封得连一只蚊子也休想飞进去。蔡荣贤和张志翔在楼下转来转去,终于发现南边的一扇铝合金窗半开着,遂决定从楼顶吊人下去看个究竟。已是万家灯火的晚上,他俩挡住了演出归来的演员们,大家一看是院长和保卫科组织的“活动”,很快组成了一队人马上了楼。干这事张志翔心中不慌,家乡打井、探井过去都是这弄法,腰里系牢绳子,没事!青年演员权景泰担当了被吊下去的角色,张志翔和大伙紧紧攥着粗绳的另一端。到了那半开的窗口,权景泰用杆子挑开了窗帷,刚挑开,当即便喊:“出事了!”楼下的蔡荣贤及王涛的父母正引颈翘望,他们没有听清“出事了”这句话,单是看着楼顶的人一下子乱跑开了,便知不妙!蔡荣贤正待安慰王涛父母,老人家已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案情云遮雾障

秦惠浪死在小卧室的地毯上,俯爬着,只穿1个大裤头,脚边挂一只拖鞋,另一只都还在他的卧室的床下。可以想象在他听到女婿房间的异常动静时,是以怎样的慌忙跑过来的!王涛死在他的床上,仰躺着,下身未穿衣服,似乎作过一番挣扎,右手的虎口部位被刀拉出深深的口子;秦春梅死在画室,颈上的一刀差一点没有将整个头割下来。秦虹死在客厅里,她的位置离门口最近。她是想逃出去?慌乱中没来及带钥匙?她身着短睡衣,少女洁白的肤色与殷红的血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是作过挣扎的,身上几乎所有部位都有刀伤,最不忍睹的是下身也被捅杀十余刀。想必外面人听到的那一声尖叫就是她发出来的?她生前喜欢唱歌,曾在新蕾歌舞团工作过,那一声尖叫是她的声带对人世间发出的最后一声节拍。
这是近年来发生在西安市的最大的杀人案。
由西安市几级公安人员组成的130多人的专案组迅即开展工作,西安市公安局副局长吴金彪任专案组组长。
经过调查分析以及根据死者胃中的食物消化状况,确定作案时间为11月25日凌晨2点到3点半之间。法医检验表明,作案凶器为“1种刃宽4厘米、刃面较长且薄的单刃锐器,类似“杀猪刀”,痕迹技术员测定出了案犯的身高、年龄、足长……秦惠浪一家四口都已死亡,没有活口,给办案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只有根据死者遗留下的通讯录、名片、写在日历上的电话号码等线索查找。
秦惠浪是一位有影响的画家,有联系的人上至都市高层领导人,下至平民百姓,甚为广泛;秦虹和王涛多次变换工作,死前是服装生意人,交往的更是天南地北,各色人等。
侦查员们开始了风尘仆仆的奔波,北到黄河边上韵秦惠浪家乡韩城,西至古城宝鸡,东到河南,南至福建、广州、深圳……设在戏曲研究院内的指挥部里,专案组的领导们繁忙地研究、缜密地指挥着各条线上的进度。除了查找死者的熟人,对发案地周围的两条街、九个单位、三个村进行全面的“摸排”。每天晚上万家灯火渐灭时,指挥部里依然灯火通明。二十个组在分别汇报,汇报后再研究、讨论。劳累一天的干警们凭着浓茶的刺激、浓烟的吞吐切磋着哪怕是一丁点“有希望”的线索。
线索总还是在不停地出现。侦查员从书院门的书画店了解到,前些日子有一南方口音,二十多岁,个子也与案犯预测高度相似的人来卖过秦惠浪的画。侦查员们三查六访,终于在西案市冉家村找到了租房居住的这个小伙。经了解,小伙是陕南人,两年前秦惠浪同陕西另一画家到陕南去,偶然认识了他,发现他有一定的绘画天分,建议他抽时间到西安去。小伙后来去拜访了秦惠浪,秦惠浪送他两幅画,说:“你初到西安,一定拮据,把画卖了先维持生活。”小伙说当时他没有接受老师的画。他承认他到画店去卖过秦惠浪的画,但那不是秦惠浪的真迹,而是他自己模仿秦惠浪作品的假冒画。经调查了解,情况属实,发案的日子里他未去过戏曲研究院,案子与他无关。

手机网址

手机站/ 版权合作/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精彩标签/

免责声明: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商务合作:QQ:8713198

Copyright © 2011-2012 duwenxue.com 版权所有